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15章 招来了个鬼婴
        外婆表达出了让我把油纸伞烧掉的意思,舅妈虽然什么也没有说,但她凄苦的眼神,却看得我很不自在。

         妈妈在二楼守候着表姐,她听到门口的动静,拉开窗户问怎么了?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再次一口咬定是这把伞害表姐丢了魂。

    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         妈妈毫不客气的否定了老太婆的话,老太婆稍稍一愣,恼羞成怒的说:“老身吃斋念佛几十年,救了不少人,不会看错的。想根治小静的病,必须烧掉这把伞。”

         这年头油纸伞已经很少见了,再加上伞面是暗红色,单从外表看确实不吉利。

         妈妈一心护犊子,对这些事并不懂,听老太婆这么一说,看着我手里紧拽的红伞,也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见此露出了一副不信她,她就甩手不管了的样子,急得外婆连连说好话,说小孩子不懂事,让老太婆不要跟我一般见识。

     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只要烧了我的伞,表姐就能好起来?”

         我拿着伞走向烧过纸的火堆,做出了烧伞的架势,老太婆看过来冷哼一声,并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爷爷叫傅海,这是他留给我的遗物,我小时候就天天背着伞到处跑,也没出过什么事。”

         爷爷帮人治梦交,附近村的老人们都知道,也知道爷爷帮人从来不收钱,我先扯出了爷爷的大旗,拿出打火机再次确认:“是不是我烧了伞,表姐就能好了?”

         外婆和爷爷是亲家,自然知道爷爷的本事,迟疑的说:“是傅先生留下来的?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 我轻轻点了点头,老太婆神情变换的愣了愣,咬着牙说:“这把伞是祸源,烧了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”从她的表情,瞎子都能看出,她心里没谱,在随口胡扯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想知道是不是烧了,表姐就能好。”

         点燃打火机,火苗凑到伞边,我再次追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 “老身又不是神仙,只能尽力而为!”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愤怒的转身就走,“你们不信就算了,这事我不管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外婆着急的追上去,舅妈和舅伯也都急了,我对站在窗户边上的妈妈说:“菩萨大半夜来一趟也不容易,麻烦您包个红包给菩萨,开车和舅伯一起把菩萨送回去,等回来了,我们再把表姐送去省城的医院。”

         大家听到我这样说都看了过来,露出了不解的神情,我抓着后脑勺说:“相信科学!”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没脸多呆,舅伯和妈妈一起把她送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 妈妈和舅伯离开之后,我对舅妈说:“让我试试,说不定能叫回表姐的魂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啊?你?”

         舅妈傻眼了,外婆看着宝马远去的夜幕,叹了口气说:“别胡闹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什么也不用干,只是在我回来的时候,你们保持安静,不要说话就好,免得吓跑了我叫回来的魂。”

         我回忆着梦雪交代的细节,“嗯,让小柔在房间里守着静姐就可以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真的会这些?”

         舅妈上下打量了我几眼,还是不怎么相信,我暗自叹了口气,“让我试试也没有损失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好,除了你回来的时候,我们不要出声,还有什么需要?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了?”舅妈回望一眼大桌上老太婆让准备的大堆东西,语气很别扭。

         “小柔,你到楼上守在表姐身边,等我回来就可以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交代表柔一声,我给吸收香火的黑团子打了个眼色,它不情不愿的汪汪了两声,跟在我身后朝村前的电排河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跑到电排河边,顺着河堤往上走了三百多米,就来到了一座拱桥上。

         凌晨四五点的夜很黑,走到桥中间,朝桥下看去,黑乎乎的看不到水面,但是能听到水声。

         站着吹了一会河风,我吸了一口气,提起红伞吩咐:“黑团子,你发飙的时间到了,等会如果有别的什么东西,从河里出来,它们不过来就不用管,如果上来就给我咬。”

         汪!

         黑团子通人性的点了点小脑袋,我再次提了口气,朝着河面喊:“汪静,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拱桥下面的两边都是码头,每到夏天,附近村不好人从这里下去游泳,时常有人在这里淹死。

         按照梦雪的说法,水能通阴,在桥上叫魂可以叫来表姐丢的魂,但也能招来别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我有节奏的叫着表姐,注意力四散观察着四周的动静,连着喊了好几声,忽然一阵清凉的河风从水下吹上来,吹得我隐隐有些发冷。

         “汪!”

         同一时间,黑团子朝着前面叫了起来,我顺着它叫喊的方向看去,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,嘴上继续喊着:“汪静,我是表弟,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在找我吗?”

         一个全身湿漉漉,头发上滴着水的陌生女人,出现在了我旁边,她阴恻恻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,我见不是汪静,抡着红伞抽过去,她害怕的翻过栏杆,让我没有打着。

         她跳过栏杆,掉下去也没听到落水声,黑团子飘到栏杆边,叫了两声,左右看了几眼,也就停下了叫唤。

         “汪静,我是表弟,你听到了吗?听到了就跟我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反复的又叫了一会,一条模糊的人影飘过来,虽然看不见样子,但黑团子只是瞥了影子一眼,自顾的飘来飘去,我估计它是汪静丢的魂,但是也不太确定。

         “表姐,咱们回家咯。”

         小声对着人影嘀咕了一句,默念着汪静的名字,带着它往回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刚走到桥头,又一个影子从旁边飘了过来,黑团子见了,朝着影子汪汪直叫。

         我见到两个一样的影子,不禁皱起了眉头,妈的,还真有鬼敢假冒汪静丢的魂,想借机借体还魂啊!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谁是表姐?”

         我不确定黑团子是认识表姐才不叫的,还是认出了表姐才叫的,这要是搞错了,那事情就大条了,我冷冷的问了一声,那条影子飘过来,两条影子就并排的飘到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 面对我的问话,两条影子都没有反应。

         我着急再次问:“哪里来的鬼物,胆敢冒充我表姐?信不信小爷把你打的魂飞魄散?还不快快退去!”

         表姐丢的魂并不是完整的灵魂,肯定不会有反应,冒牌货也装着没有一点动静。

         我打开红伞再次说:“你再不滚蛋,别怪我收了你?”

         两条影子还是没有给出丝毫的反应。

         “不走是吧?”

         我冷哼一声,咬着牙说:“黑团子,谁欠你的香火,给我咬它。”

         给表姐治脚,答应让表姐给黑团子的香火还没给呢?

         黑团子一听,兴奋的对着其中一条影子冲了上去,眼看黑团子要咬到表姐的时候,我用打开的伞一刮拉,就把表姐丢的魂扯了过来,动作迅速的收起伞,把表姐装在了伞里。

         找到了表姐丢的魂,我也就不着急了,准备逗逗这个冒牌货,“傻逼,你露陷了,还不走,难道让我请你喝茶?”

         剩下的人影依然一动不动的飘在那里,我假装迟疑不定的想了想,自言自语的嘀咕:“难道我搞错了?不应该啊,黑团子不可能认错人的啊!”

         黑团子急了,汪汪直叫的来回比划,小样儿别提有多搞笑。

         “难道你真是表姐?”

         我没搭理黑团子,以更加不确定的口气说完,转而阴冷的自言:“管它谁是真的?反正表姐是被我吓离魂的,不管拿去还魂的是谁?只要是离过魂的人,就可以骗她吃各种药物,把她炼成毒尸。”嘀咕到这里,我阴阴的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我只是想吓唬这个冒牌货,没想到飘在我前面的人影突然动了。

         它变成了一个两岁大小的小姑娘,脚不沾地,凶悍的朝我扑了上来,“想害我妹妹,我咬死你。”

         什么情况?妹妹?

         表姐是它妹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