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6章 背后黑手
        爸爸在电话里喊了一嗓子,就挂断了手机。

         我跟他们说爸爸找我有急事,但也没说什么事,向姨妈借了电动车,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向了镇里。

         赶到陈先生家附近,路上停了两辆警车,以及两辆灵车,警戒线外站满了看热闹的人。

         我根据人们的议论得知,之前陈先生躺在堂屋竹椅上睡午觉的时候,刘老大四人冲进去,按着陈先生就把人活生生的给咬死了。

         而陈先生被咬死之后,行凶的四个大活人全倒在了堂屋,瞬间全变成了尸体,尸体上都带着致命伤,其中三个是被铁器劈死的,而另一个脖子上有两个牙孔。

         邻居一个妇人听到陈先生家的响动,亲眼见到了那一幕,被吓的一直处在精神失常状态。

         我挤到警戒线旁边,台阶上,五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放在担架上面,警察正在和开灵车的司机交流,两个灵车司机都说:“这五个人死的太邪门了,车子就在这里,你们谁爱开谁开,反正我们不拉!”

         警察和殡仪馆的人纠缠不休,一个警察从停着的警车那边走过来说:“你是傅红伞吧?你爸在车里,你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喔!”

         在围观人群的注视下,我跟着警察坐进了路边停放的一辆警车。

         爸爸瑟瑟发抖的坐在车里,他看到我像看到了救星一样,着急的说:“那四个人是我叫来挖棺材的,他们四个的死和我没关系。昨晚……昨晚……是他带着那四人进的林子。”

         驾驶座上的警员纠结的大吼:“冷静点,没人说你杀了他们。”

         爸爸被吼的安静了下来,坐在副驾的人打开录音笔说:“你爸爸已经把情况讲了一遍,你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讲出来就可以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 我换了几口气,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讲了一遍,两个警察听了,你看我,我看你,他们相互看了好一会,副驾的警察举着录音笔说:“王队,你信吗?”

         “不信!但那四个人活生生的从宾馆出来,走到了陈先生家,咬死陈先生后,就变成了尸体。这一路上有很多人见过他们,行凶以及活人变尸体的过程都有好几个目击者。”驾驶座上的王队点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大口,“活人大变尸体,本身就无法解释,傅小哥讲的事情也没什么难以置信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 “等上面的通知呗,按照我的经验,这种诡异的案子,多半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案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怎么结?”

         “四个凶徒入室杀人,之后内讧自相残杀死了三个,还有一个畏罪自杀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这不符合事实,也不符合逻辑,更不科学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给我找个科学的逻辑出来啊?”

         王队郁闷的吼了一嗓子,警员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 接下来,经过一天一夜的处理,事情就像王队说的那样结案了。

         这期间,警察进过桃林,找到了绳索、铁铲,以及我们一起进去过的痕迹,但这只能证明昨晚我们一起进过树林。

         地表没有被动过的痕迹,哪会有挖出过棺材的事情发生?

         而以当今的手段想知道铁铲上沾没沾过血?非常简单,经过最基础的检验,事实证明,铁铲从来没沾过血。

         所有的证据都在告诉大家,我在撒谎,我一直在胡说八道。

         但四个大活人行凶之后,诡异的死去,尸体的致命伤显示,三个是被铁铲劈死的,还有一个是被什么东西咬破颈动脉吸干了血?这无法理解的情况又告诉我,我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   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王队主动跟我交换了电话号码,说可以交个朋友,以后没事可以一起聊聊天,如果我有事也可以找他帮忙。

         之后我就和爸爸一起赶向了舅伯家,当然他是开宝马,而我是骑电动车。

         来到舅伯家所在的村子,远远的我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倩影打着一把遮阳伞,迎面从村里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是她?

         那个摸了几下我的脑袋瓜子,就使我梦游去砸了宝马的漂亮姐姐!

         电动车骑到她跟前,我看清楚是她,气恼的正要质问她之前为什么要对我使坏?

         她扭着小蛮腰,走到电动车前,纤细修长的手虚握着后视镜的铁杆,无聊的上下撸动着说:“小弟弟,我们又见面了,这些天想姐姐了吗?姐姐可想你了唷!”说着,她对我眨巴了几下眼睛,咯咯娇笑的弹了一下我的额头。

         闻到她手上的香味,听着她咯咯的笑声,我当场就痴了,迷糊的听到她说:“小心傅海!”

         等我回神,旁边的树影已经移位,估计这一回,我又愣了不短的时间,我又一次着了她的道,而她早已经不知道去哪了?

         爸爸叫傅海,为什么要小心他?

         琢磨着神秘女人留下的话,我赶到舅伯家门口,宝马停在对面树荫下,傅海应该早就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我把电动车停在宝马旁边,到屋里找到妈妈,她正在房里和舅伯一家子陪着傅柔看电视剧。

         小丫头虽然还是显得病态,但并不是迷迷糊糊的样子了,估计养一阵就没事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是哥哥吗?妈妈说,是你把我给治好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小丫头十三四岁的样子,一张鹅蛋小脸很干净,小嘴巴、小鼻子的,笑起来特别甜。我不自在的嗯了一声,随便找了个借口,叫上妈妈走到堂屋后面的楼梯口,我开门见山的说:“小柔已经好了,您把蝉形玉给我,我得还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呃?”

         妈妈稍稍一愣,“你不是让你女朋友来拿走了吗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女朋友?”

         我也是一愣,妈妈关心的说:“打小我就没管过你,你的事情我也没资格过问。但那女人长着一张风尘脸,走路一扭一扭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姑娘,你还小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等等,您说的那女人是不是打着一把遮阳伞,大长腿,踩着一双蓝色水晶高跟凉拖鞋?”

         听着她描述,我脑子里当即浮现出了神秘女人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 她不仅长的漂亮,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魅惑的味道,之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一听风尘两个字,我就感觉很贴切。

         妈妈嗯了一声说:“一个多小时前,她过来说是你让她来拿镇魂玉的,我就给她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她要您就给了?”

         “上次你砸完车,我感觉你情绪很不对,怕你做出什么傻事,于是背着你爸和爷爷偷偷跑出去找你,没想到发现你在河边搂着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后面的话,妈妈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,我越听越感觉不对劲,压着呼吸问:“您看到我把她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真是的,不就是小情侣之间卿卿我我,当时你让她做的事,已经够出格了,你还想有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让她做的事?我让她做什么了?妈,如果我告诉您,上次砸车,我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。至于那个女人,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,根本就不记得有您说的这个事!”

         我抓狂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?妈妈有些不信的问: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         “真不记得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看她的样子不像说谎,正在我纠结的时候,躲在一旁偷听的傅柔惊讶的啊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 我不好意思继续追问这个事情,小丫头低着脑袋瓜子走出来,捏着衣摆,好似想起了什么恐惧的事情,小身板一颤一颤的说:“你们说的那个女人,我……我……在杀折耳猫前见过。那天晚上我在小区里溜猫,一个打着遮阳伞的女人,夸我的小折耳很可爱。回去后我就做了一个梦,梦到我把小折耳杀了,等我醒来,小折耳已经不见了,妈妈说折耳跑丢了,当时我也以为小折耳自己跑不见了,伤心了好久,直到我病了好久,他们带我见到爷爷,我迷迷糊糊的听到爷爷问他们,我有没有伤害过什么畜生?他们告诉爷爷,说我曾经把养的一只折耳猫给杀了。我才知道小折耳不是自己跑丢了,而是被我给杀死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