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14章 骗子神婆
        孽缘?

         舅妈念叨了几遍,追问还有别的什么没有?

         舅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没有,舅妈挂断电话,再一次无声的流起了眼泪。

         差不多晚上十点左右,医院的检查结果都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表姐身体各方面都很健康,CT表示,表姐的脑子没有任何问题,和正常人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医生建议把表姐送去更大的医院看看,就在大家商量去哪家医院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,我接起电话一听是梦雪打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走出病房问她有什么事?

         “听说你表姐出事了,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教你怎么医好她,等她好了,你去南村找秦木匠医治你身上的尸毒!”

         听梦雪有办法医好表姐,我吸了口气问: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

         “根据你舅伯在村里讲的情况判断,你表姐应该是丢了魂。我教你招魂,等她还魂后,你就去找秦木匠医你身上的尸毒。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,中了尸毒,你的身体会逐渐失去知觉。不知道你喝没吸过血?如果喝过血,你的眼中会出现红点,你吸的血越多,红点也就越多,等你瞳孔完全变红,你就会变成一个只知道吸血的怪物。当你变成没人性的吸血怪物后,血越吸越多,身体承受不住外来血液中携带的毒素,你就会全身溃烂而死。从中毒到死亡,体质再好的人,也挺不过半个月。你也不用管我有什么目的?答不答应,给一句准话!”

         梦雪幸灾乐祸的在电话那边咯咯直笑。

         表姐一会看不到我,在病房里又闹了起来,我听到表姐的喊声,答应了这桩对我还有好处的交易,至于她的目的,我也懒得去瞎猜。

         梦雪在电话里详细的给我讲了替表姐招魂的方法,只要回到表姐家,我去桥上喊表姐的名字,把她丢的魂叫过来,再带回去吹进她嘴里就可以了。

         方法看似简单,但有很多小细节需要注意,只要一个不对,没把表姐的魂叫回来,表姐只能永远当傻子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除了需要注意我提到的细节,在你在执行的过程中,还要提防会不会遇到别的事情影响到你招魂?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?这就需要看你的临场应变能力行不行了?”

         梦雪严肃的交代完,话锋突转,嗲声嗲气的娇骂:“人家被你砸的头,到现在还疼呢?你不道个歉,哄哄人家?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事我就挂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听着越来越嗲的声音,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说了一声就准备挂电话了。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不对劲,欢快的荡笑着说:“难道还怕姐姐吃了你不成?好了,挂了,记住我们的交易!对了,你还是先头疼怎么让人相信你能医好你表姐吧?”

         说着,她就挂断了手机,我思考着她最后留下来的问题,走进了病房。

         吵闹的表姐看到进房就不吵了,表姐的反应让妈妈、舅妈看我的眼神都很古怪,而小柔看我的眼神别提有多八卦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舅妈,我想我知道表姐为什么会这样了?”

         我给表姐喂了几口水,紧张的准备提出招魂的事。舅妈来回看了我和表姐几眼,眼神更加古怪了,妈妈惊讶的追问:“你知道小静为什么会这样?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编着谎话说:“在我小的时候,隔壁村有个人去地里干活,莫名其妙的晕倒,昏迷不醒了好几天,还是爷爷教他家人怎么把人弄醒的。当时爷爷给我讲,说那个人丢了魂,还讲了人如果丢了魂,会出现的别的情况。比如,六亲不认、五谷不分、变得像个小孩,又或者变得呆傻木讷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是说小静丢了魂才会变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 舅妈惊慌的左顾右盼,妈妈听我提起爷爷,估计是想起了梦交怪病,神色惊恐的发了一会愣,压着呼吸问:“你确定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太敢确定,所以现在才说。”

         我留有余地的讲着,小柔来回瞅着我、妈妈、表姐,眼中充满了好奇,她走到我背后,偷偷揪了我一下,也没在这时候说什么?

         “傅老先生会医病的事情,我也听说过,可是老先生已经走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 舅妈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的走来走去,“如果小静真是丢了魂,这该怎么办?附近几个村倒是有几个先生,但据我所知,都是骗人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外婆不是在家里供着菩萨吗?或许外婆知道谁有招魂的本事呢?”

         小柔见病房安静了下来,她鼓起勇气插了一句嘴,舅妈惊喜的说着是啊,飞快的给舅伯打去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 舅伯一听丢魂这种怀疑,连忙去问外婆了,外婆得知了汪静的情况,着急的就让舅伯载着她去请师父了。

         那边去请师父了,这边,妈妈开着车,载着我们连夜赶回了表姐家。

         回到表姐家,已经凌晨四点多钟了,舅伯和外婆已经接来了一个收拾的很干净的老太婆,从表面上看,像那么回事,是个高人。

         外婆这师父也就是引导外婆信菩萨的人,她见到表姐观察了一会,就在堂屋来回的走了起来,也不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舅伯一家人和妈妈都紧张的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走着突然叹了口气说:“小静这孩子确实是丢了魂,但事情却很严重,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?”

         外婆和舅妈苦苦哀求,老太婆叹息着说她尽力而为,于是吩咐外婆准备起了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我在旁边安抚着木讷的表姐,一直静静看着,也不知道这老太婆有没有真本事?

         本来让她试试也无妨,如果她医不好表姐,我再找理由出手也不迟,但是我却等不急了。

         因为我的肚子又饿了,我怕拖延下去,我会忍不住去吸血,到时,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?

         于是我打算试试老太婆的本事,如果她行,就让她来,如果不行,就想法子把她赶走,节约时间。

         我花了二十几分钟,把汪静哄的睡着,看着家里被老太婆指挥的来回忙碌的人,我问妈妈要了车钥匙,到后备箱取出了红伞。

         上次她们在坟山找到我,扶我回来后,就把红伞放在了后备箱,我刚取出红伞,圆滚滚的黑团子就从伞里冒了出来,摇着小尾巴绕着我飘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我正要吩咐黑团子去老太婆面前晃一圈,探探老太婆的本事,小柔贼兮兮的跑过来,小声说:“哥哥,我想你有本事救表姐,你为什么不直说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这年纪乳臭未干,毛都没长齐,就算我说自己能行,大人会信吗?”

         我给黑团子打了个眼神,黑团子不情不愿的叫了两声,回到了红伞之中。

         小柔咯咯直笑的撇了一眼我的下身,调皮的说:“哥哥,你别欺负我读书少,你肯定长齐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死丫头。”

         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瓜子,她吐了吐舌头说:“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长百岁,人家甘罗十二岁拜相,有本事并不在乎年龄大小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还知道甘罗?小小年纪懂的不少嘛!”

         我又轻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,她不高兴的吐槽:“说的好像你很大一样!”说完,她忽然红着脸低下了小脑袋瓜子,我疑惑的不知道她为什么红脸,见老太婆指点舅妈拧着纸钱之类的东西走到台阶前烧了起来,我转移注意力盯着烧纸的那边说:“小柔,你先去堂屋,等着看好戏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喔!”

         小柔逃跑似的回到屋里,我盯着手里的红伞小声说:“黑团子出来抢香火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黑团子再次从伞里出来,它望着烧纸的那边汪汪直叫,但没有直接冲过去,我轻声吩咐:“我也不知道那老太婆有没有真本事?你过去的时候小心一点,如果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跑。”

         汪!

         黑团子得了我的命令,像游泳一样,顺着风飘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它飘在火堆上,欢乐的追起了烧飞起来的纸钱。

         舅妈几刀纸钱和黄纸烧完,黑团子在那边已经玩了有一会了,但老太婆都没发现有什么不正常。

         我不禁怀疑这就是一个骗子了,连魂魄都看不到,还招什么魂?

         纸钱少完,插在地上的一把香才烧出一小半,黑团子在烟雾中翻来荡去,享受着香火的同时,玩得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指点完舅妈,和舅妈一起走回到大门口,她老眼昏花的这才看清我手里拿的是一把红色的油纸伞。

         她忽然停下脚步,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,惊呼着说:“我在屋里都看过了,没发现什么要不得的东西,一直在心里琢磨令静丫头丢魂的原因?现在终于知道了。那为后生手里的油纸伞,红的很邪门,如果老身猜的没错,八九不离十就是那把伞惹的祸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 舅妈惊骇的望了过来,这时候外婆也走到了门口,着急的问老太婆:“师父,您说该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 “烧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老太婆闭着眼睛想了想,“静丫头小时候身子一直很弱,长大了才好转,这回,就算我帮她把魂叫回来了,如果再跟那把伞接触,估计还会出事。烧了这祸源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 舅妈和外婆是病急乱投医,舅妈望着我手里的伞愣了一会,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,转头望了二楼一眼,还是没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外婆很相信老太婆的话,过来就说我这伞克了表姐,只要烧了伞,表姐才能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