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2章 爷爷替命
        爷爷说我是个孽障?

         一瞬间,我懵了。

         他们发现我站在门口,爷爷痛恨的看了我一眼,深恶痛绝的再也没有看我第二眼。

         这一眼打破了我仅存的侥幸心理,我脱掉背后沉重的药水捅,失魂落魄的就走到了村外的小溪边。

         溪水是从山里流出来的,很清澈,看着水里相互嬉戏的游鱼,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拿出手机,给从小玩到大的其中一个小伙伴打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电话响了没三下,他就挂断了线,过了一会,他发来短信说,在上早读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短信我愣了两三秒,失落的发过去一条信息让他好好学习。

         我想给另外四个家伙打电话,想到他们也在上课,就没有打扰。

         忽然,手机震动了一下,来短信了,我期待的打开短信,他回消息说,傅红伞,你那破手机连微信都不能用该换掉了。

         他们在没去高中前,都叫我伞哥的,看到这条短信,我好像模糊的意识到了什么?

         使劲的捏着手机,蹲在小溪边,想着爷爷,想着五个小伙伴,似乎一切都变了。

         我没想哭,但眼泪却自己流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么大个人了还哭?”

     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动听的女声,我受惊的擦了一把眼泪,扭头看过去,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姐姐,撑着一把遮阳伞,她站在两三米开外的石子路上,破洞牛仔短裙下的腿很长,脚上小巧的白色运动鞋特别白。

         这才不到早上八点,太阳并不算热,我多看了几眼她打的遮阳伞,疑惑的问:“我们认识?”

         “不认识,我只是见到一个大小伙躲着哭,感觉好奇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没有哭。”

         她听到我的话,莞尔一笑,也不嫌弃杂草上还沾着露水,一跳一跳的跳到溪边,站在我旁边看着溪水说:“能给我说说你遇到了什么事吗?”

         我也想找个人说出心里的苦闷,于是把从小打大的事情慢慢讲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恨你爷爷吗?”

         她专心的听我讲完,我还以为她会和别人一样好奇梦交,没想到她注意的却是这个,我稍微愣了愣,不加思索的说:“不恨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呃!”

         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几秒,目光相对,看得我脸都红了,她才转移目光看向别处问,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“打我记事起就爷爷一个亲人,他对我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他对你好是因为他不敢让你有一丁点不好!”

         听到她的话,我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 蹲到溪边,我随手捡着石块,一块一块的往河里扔着,她走到我背后,轻轻顺着我的头发,我感觉很舒服,迷迷糊糊的我就睡着了,然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         我梦到自己激动的找上爷爷,咆哮着对他说,打小我就很懂事,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哪一刻?哪怕是短暂的一瞬间,拿我当孙子看待的吗?

         在我的逼视下,爷爷说如果不是我,他儿子怎么会离开这么多年?

         我又转头问生我的妈妈,问她十月怀胎,就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?她很平淡的告诉我,她只有小柔一个女儿。

         得到这两个答案,我像疯了一样捡了块石头,对着宝马猛砸,玻璃都被砸了个稀碎。

         他们都被我吓到了,想阻止却又不敢拦。

         村里来了好多人围观,也都被我疯狂的举动给吓到了。

         等我浑身不舒服的醒来,天已经黑了,我还躺在小溪边。

         扶着地起身,手按在石子上,手心传来一阵刺痛,疼得我倒吸了好几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 低头一看,手上有好几条口子,掌心有一条五六厘米长的划痕,虽然已经止血了,但往外翻的肉,依然一碰就疼。

         瞬间,我产生了一个不好的预感,因为在梦里砸车的时候,手心被玻璃划破了。

         难道那不是梦?

         我左右看了几眼,没见到早上碰到的那个女人,飞快的跑进村,在台阶上乘凉的大叔大婶见到我,神情都特别古怪,眼底还带着恐惧,好像怕我伤害他们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几个抱着奶娃的小嫂子,见到我死死抱着怀里的孩子,转身就进屋了。

         我感觉更不对劲了,飞快的跑到屋门口,玻璃被砸烂的宝马安静的停在屋外,大门敞开着,堂屋里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都是我干的?”

         看着破碎的玻璃渣,我晃着脑袋愣了好几分钟。

         是那个打遮阳伞的女人,她在使坏?

         但她又是谁?

         我们以前从来没见过啊!

         记下这个神秘的女人,我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,找村里看着我长大的老爷爷,从老爷爷嘴里得知爷爷领着小柔去镇上求医了。

         我找了一辆自行车,连夜赶向了镇里。

         镇上有个姓陈的阴阳先生专治疑难杂症,看转胎有一套。

         一些看样子像断了气,大医院都不收的病人找上门,只要陈先生确定是转胎,他就敢收,只要被他收下的人,没有一个是没救活的。

         但陈先生已经七十好几了,近几年很少出手给人治病了。

         我初中是在镇上念的,对每一条巷子都很熟悉,也听说过陈先生住在哪里。

         大半夜的时候,我找到了陈先生家附近,在离陈先生家还有几米的地方,我停下自行车,看着陈先生家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

         爷爷说我是孽障,而我又砸了宝马,就算过去找到了人,面对他们,我该怎么自处?

         在附近徘徊了大半个小时,忽然,见到屋里有人出来,我赶紧躲进了旁边昏暗的巷子口,偷偷观察起了那边的动静。

         爷爷和爸爸,还有年迈的陈先生,在门口说了会话,爷爷独自拧着用塑料带装的一大包纸钱,低着头,朝我这个方向,脚步急促的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在他路过巷子口的时候,我已经躲到了巷子深处。

         爷爷走过巷子口几步,又退了回来,站在巷子口,朝里面看了过来:“是小红伞吗?”

         这声小红伞,让我觉得爷爷骂我孽障,似乎另有隐情。

         我激动的正要答应,一条被遗弃的宠物狗,冲出巷子在爷爷拧的塑料袋上闻了闻,爷爷赶开野狗,转身再次迈开了脚步。

         好奇爷爷拧着一大包纸钱去干嘛?于是我偷偷的跟在了后面。

         爷爷走了半个多小时,到了镇子北边的一条河旁。

         他走上堤坝,左右瞅着四周,到一棵枝干最粗,枝叶最茂盛的柳树下,点了一炷香,跪在地上,慢慢烧起了纸钱。

         我从堤坝下面摸到爷爷烧纸的后方,小心翼翼的顺着斜坡爬上去,趴在草丛里看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爷爷背对着我,跪在地上,专注的烧着纸钱,嘴里嘀嘀咕咕的听不清楚在祈祷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烧了接近半个小时,一大袋子东西才差不多烧透,爷爷对着河磕了三个响头,低着头恭敬的祈祷:“水下过路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我正好奇爷爷想干什么呢?然而,他的话说到这里,突然自言自语的嘀咕:“小红伞啊,爷爷要走了,爷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。爷爷让你恨爷爷,是不想你参合转胎这个事,等你发现爷爷走了,想必也不会那么伤心吧!”

         听到这些,我浑身颤抖的想叫爷爷,却激动的连话怎么说都忘了。

         爷爷嘀咕完,对着河再次祈祷:“请水下过路的朋友借个道。”就拿着一个用红纸叠成的小方块含进了嘴里。

         等我情绪稍微平静一点,站到河堤上正要喊爷爷,也不知道哪来的一只折耳小猫,什么时候出现在爷爷脚边的,可爱的小折耳猫咬着爷爷的裤脚扯了几下,好像扯出了一个人影,折耳小猫拽着人影就跳进了水里。

         从见到折耳猫到它跳河,也就眨眼的功夫,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,激动的喊:“爷爷!”

         连喊了几声爷爷,爷爷跪在烧灭了的灰烬边上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         我过去轻轻碰了爷爷一下,爷爷就倒向了灰烬。

         爷爷死了,前一刻还健步如飞的爷爷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!

         我确定人真的死后,不敢置信的在旁站了好久,想到爷爷之前吞进嘴里的小纸条,我怀疑纸条有毒,掰开尸体的嘴巴,拿出被唾沫打湿的纸条打开。

         里面包着一根头发和细小的指甲壳,上面写着傅柔的名字,以及她的生辰八字。

         “小猫咪,你给我出来,出来,求你了,你出来,求你把爷爷还给我!”

         我想起被折耳猫带走的人影,怀疑是它扯走了爷爷的魂,我握着红纸,跳进河里,顺着河水找了几百米,也没找到折耳猫的踪迹,浮在水面上大喊大叫了半天,也没有人搭理我。

         等我爬上岸,走回爷爷出事的地方,爸爸带着人已经给爷爷收敛好了尸体,尸体被搬进了停在河堤下面的面包车。

         年迈的陈先生站在面包车后,愁眉苦脸的杵着拐杖来回踱步,反复的用手掌拍打着杵拐杖的手背。

         “陈先生,您怎么了?”爸爸痛苦的关上面包车门,陈先生长叹了一口气说:“傅先生一死,那畜生应该在同一时间顺利降生了,你闺女的转胎已解。但是,你们来的太晚了,你闺女被那畜生缠的时间太长,魂魄与身体已经若即若离,想要康复,难!本来这是你们的家事,不该老头子讲,你明知道搭上傅先生一条老命,也救不活你闺女,你这当儿子的是怎么想的?”

         爸爸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,说爷爷已经死了,求陈先生一定要救救小柔,就算再加上他的命,他也愿意。

         “好,这是你说的,给我一根手指,老头子就相信你为了救你闺女连命也不要,那老头就给你指条救闺女的明路。”

         一瞬间,陈先生佝偻的背挺了起来,气场大变。爸爸痴呆的跪在地上,没有一点动静。我从堤坝上冲下去,气喘吁吁的说:“我给,只要您能救我爷爷的亲孙女,您要我的手,我也砍给您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……也行。老夫不要多的,只要你一根手指。”

         陈先生眯着昏花的老眼,上下打量了我几遍,冷酷的应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偏僻的小镇,半夜开面包车的人,车里藏把柴刀防身很正常。我向师傅要了把柴刀,到路边找了块石头,把小拇指放在石头上,憋了口气,看了眼放尸体的车厢,紧握着刀柄举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