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5章 回家
        王晓峰和萧书雪并肩走着,这会安静下来,萧书雪就感觉很难为情,小手连忙挣脱开王晓峰的手心。

         现在想想,她发现刚才自己真的很疯狂啊,两人还什么都不是,自己就一副要和人私奔的样子……

         小脸蛋顿时红扑扑的,可爱极了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看在眼里,哪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不过他也明白这事不能操之过急,他是重生归来,带着前世的感情,不要说牵手,就是两人睡在一起,也觉得理所应当。

         可萧书雪不一样,她什么都不知道,在她心中,他们之间的感情还很稚嫩,甚至连芽儿都没生长出来,然后突然就搞得一副生死相随的样子,确实是挺羞人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难道真的要跟晓峰回去他家里?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心脏砰砰跳动,她确实是不想回去自己家了,感觉太陌生,但要这么跟着王晓峰去他家,总感觉不太合适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,萧书雪却生生问道:“去哪?”

         看她这副小模样,王晓峰伸手刮了一下她娇挺的鼻子,好笑道:“当然是跟我回家,怎么?怕我吃了你?”

         “哦哦。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微垂着脑袋,耳根子都红得像小辣椒,像是个即将要见家长的小媳妇。

         上车后,王晓峰故意逗了萧书雪一会,便是没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看着窗外疾行而过的风景,熟悉中又带着陌生,他已经三千年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,心中不免荡起浪潮,激动中又带着些许害怕。

         分隔三千年,他很想和父母团聚,但因为重生这件事,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,因此在将要见到自己的父母时,心中忍不住生出患得患失之感。

         “晓峰,你怎么啦?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心思细腻,很快就发现某人不太对劲。

     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想家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一笑,笑容中带着无尽的感慨,带着沧海和桑田,萧书雪看呆了,这笑容,就像一块星空磁石,充满着极致的吸引力,让她无法挪眼。

         她欣赏王晓峰,甚至慢慢从欣赏滋生出喜欢的萌芽,一是因为王晓峰对苏雯的那种全心全意的付出,二是因为王晓峰对待生活乐观,对每一件事都特别认真。

         这种男人,抛开金钱家世不谈,容易让人产生依赖。

         但此刻的王晓峰,却让萧书雪产生一种错觉,好像在她眼前的不是一个二十岁的男生,而是一个历经世事,看遍风云变幻的举世豪杰。

         如果说之前的王晓峰是单凭人格魅力征服了萧书雪,那么此刻,就该多出另外一种元素,那就是底蕴。

         此刻的王晓峰,显然更具男人味。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不禁感到庆幸,如果没有苏雯将他视作狗屎般厌恶丢弃,那么她萧书雪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机会,如此近距离接触这个独特的男人吧。

         龙腾大学位于龙腾市繁华之地,寸土寸金,周边的商品房即便是租,对王晓峰的家庭来说,也是笔不小的负担。因此他们把房子租在未经拆迁改造的城中村,这样一来,既能节约住房开销,也能兼顾王晓峰上学。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是第一次来王晓峰的家,从下出租车开始,她看到的画面,都是她此前从未看到过的。

         光着膀子的大汉、道路两旁的垃圾、挤满街道的小摊……

         这些都让她感到很不适应,可她却始终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自在地和王晓峰笑笑谈谈。不得不说,她是个识大体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 小巷子拐了又拐,来到一栋七层楼的民房,五零一就是王晓峰的家。

         按响门铃,开门的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,衣着普通,但却不失得体。乌黑长发盘在脑后,露出秀丽的容颜。

         即便年过四十,却风韵犹在,若不是柴米油盐牵累,她应该会是个不输于萧书雪的绝世美人。

         饶是萧书雪的眼光,看到此人也是眼前一亮,暗呼晓峰的妈妈好漂亮。

         “妈!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看着中年女人,声音哽咽喊道。

         三千年啊,他终于再见到自己的母亲!

         经他这深情款款一声喊,唐韵浑身鸡皮疙瘩,狐疑地扫视王晓峰,说道:“臭小子,是不是今天在外边受委屈了?平时没见你这么孝顺!”

         就连萧书雪也都古怪地注视着他,心想自己小时候每次被邻居家的孩子欺负,也都会特别想妈,王晓峰下午才被苏雯抛弃,所以想妈也是正常的吧?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要知道自己动情的一声妈,被两女这么解释,估计要气得喷出老血吧。

         面对唐韵的疑惑,王晓峰总不能说‘时隔三千年,你儿子我回来了’,灵机一动,他拉过萧书雪,介绍道:“妈,这是我朋友,来家里住几天。”

     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还冲唐韵眨眨眼,唐韵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,再认真打量萧书雪,发现这妮子真的是仙女下凡,美的一塌糊涂,即便一直对自己的容貌引以为傲的她,也不免自叹不如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丫头真漂亮,你阿姨我就是年轻二十岁,也不及你啊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心里欢喜,伸手在萧书雪的脸蛋上又摸又捏,就像看到母狼宠爱小狼崽一样,就差没上去舔了,搞的萧书雪一阵尴尬,求助地看向王晓峰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耸耸肩表示他也很无奈,他知道自家老妈怎么回事,因为家里就他一个孩子,从小他就知道,老妈最想的就是有个女儿,奈何计划生育和经济条件双重限制,女儿这个事,只能想想就算了。

         但女儿没法有,儿媳妇总可以有吧?

         于是,王晓峰高三开始,唐韵就总想着给他找个媳妇。

         “儿啊,前天我看到个新闻,说一个读大一的学生带着怀孕的媳妇上学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儿啊,大学有没有中意的女孩,带回家给老妈认识认识啊?”

         想起这些,王晓峰嘴上扬起一丝幸福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 “真好,真漂亮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几乎把所有赞美的词都用在萧书雪身上,到后来已经词穷。

         “阿姨,您也很漂亮呀,要换作我到您这个岁数,肯定不及您!”

         “哎哟,这丫头嘴巴真甜!”

         看差不多了,王晓峰干咳一声,在边上提醒道:“妈,该请人家进屋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对对,丫头,快进屋里坐着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拉着萧书雪进门,不忘冲着王晓峰责骂道:“臭小子怎么不早提醒我,让人家丫头在门外站那么久,被风吹感冒了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 “呃,是我的错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一头黑线,明明是您见了人家把持不住好么?

         “还不快给人倒杯水?”

         “马上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再把电视打开,调到人喜欢看的台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再问问人家有什么其他的需要!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         一连串吩咐后,唐韵握住萧书雪的手,语气和蔼道:“丫头啊,跟阿姨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乖巧应道:“阿姨,我叫萧书雪,‘月出青云,临风书雪’的书雪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这丫头,人长得漂亮,性格又温柔,名字又好听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简直是爱不释手,又是一阵赞叹之后,交代道:“你在这玩着,有什么需要就叫晓峰,阿姨去厨房做饭给你们吃。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忙起身:“我去给您帮忙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你第一次来家里,怎么能让你干活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坚持着把萧书雪按回沙发,独自到厨房忙活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这时才无语道:“我妈这是把你当女儿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俏脸绯红,女儿的寓意不就是儿媳妇吗?小声道:“阿姨人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 过了一会,唐韵在厨房喊道:“晓峰,下去买份烧鸭,就买李记的,他们家开了七八年了,就他们家的烧鸭好吃!”

     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正要行动,却见萧书雪站了起来,直接就往门外走:“你去厨房看看阿姨有什么要帮忙的,我下去买。”

         见她一副要表现的样子,王晓峰也就没坚持,反正在自家楼下,也出不了什么事,便提醒道:“下楼左拐那条街上就是了,李记烧鸭,走出去就能看到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下了楼,很容易就找到那家店,因为时候已经不早了,她来的时候,这家店刚好剩下最后一只烧鸭。

         “老板,这只烧鸭我要了!”

         这时,一名寸头青年走了过来,肌肉发达的胳膊纹着黑狼,说话举止都透出凶样。

         烧鸭店老板是个中年男人,一看来人,脸上顿时露出难色,他开门做生意,本着对顾客的公平,通常都是讲究先来后到。但这青年不是一般人啊,人家可是这条街的扛把子,可以说这条街大大小小的生意,都是他罩着的,说白了就是收保护费的。

         青年来买东西,从来都是不付钱的,所以无论是讲规则还是从利益出发,烧鸭店老板都更倾向于把最后这只烧鸭卖给萧书雪。

         “帅哥,是我先来的,你这样不合适吧?”萧书雪秀眉轻蹙,心头虽说不悦,但还是温声细语说道,对于这样的地痞流氓,如果可以,她不愿意去招惹。

         还有人敢对我这么说话?青年正想发怒,却见说话的是个美女,顿感惊为天人,他见过的美女不少,但都是些胭脂俗粉,这样浑身透着仙气的,还是首次碰到,于是心思开始活络。

         “美女,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,毕竟我的兄弟还等着吃这家的烧鸭呢。不如这样,你跟我回去,我们一起品尝如何?”青年笑眯眯作出邀请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没这个兴趣!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眸中闪过厌恶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对烧鸭店老板歉意说道:“老板,不好意思,这鸭子我不要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毕竟是在王晓峰的家附近,她不想给他招惹麻烦,再者,现在她跟家里闹翻了,她不想因为无谓的人事向家里求助。

         老板点点头表示理解,在这条街上,谁都不愿意去招惹这人,退一步海阔天空,没必要因为一只烧鸭惹祸上身。

         只是,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啊,老板看到青年眼中的贪婪,暗自摇了摇头,这姑娘被一番调戏是免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 果然,青年伸手抓住萧书雪的胳膊,一脸贱笑道:“美女,我张茂作出的邀请,这条街上,可没人能拒绝的哦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何时被人这么欺负过,猛地一巴掌扇过去,声音响亮,引来路人惊呼围观。

         这是谁家孩子?敢对张茂动手,这是要给家里惹大麻烦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