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8章 拖欠工程款
        张茂哟呵一声,棒球棍指着王晓峰道:“小子,你很狂妄啊!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是张茂,黑狼会就是我做主!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歪着脑袋,想了一会,摇头道:“没听说过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好好好,果然很好,好久没碰见过你这种不知死活的装逼犯了!”

         张茂怒笑出声,身后六人会意,狞笑着围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唐韵三女见状开始慌了,她们宁愿自己挨打,甚至自己受辱,也不愿看到王晓峰受到伤害。

         只有当事人王晓峰,他脸色平淡,声音同样平淡:“你刚才说你叫张茂?”

         张茂冷笑一声,说道:“现在想起老子的是谁了?实话告诉你,不管你今天有没有得罪老子,老子都是要收拾你的,至于这三个大小美女,我通通都要临幸一番!”

         另外六人眼神同样贪婪地扫视三女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目视张茂,淡淡道:“你们现在跪下,给我妈、书雪、诗雨姐三人,每人磕三百个响头,再割下自己的舌头,打断自己双腿,我饶你们不死!”

         三女大惊,暗呼这不是你逞能的时候!

         张茂等人一愣,随后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,齐齐爆出哄笑。

     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         笑够了,张茂突然冷声大喝。

         他这些手下,都是从刀尖上走过来的,一人能打两三个人,下手也是极狠,招招往要害招呼,否则黑狼会也不会让附近几条街的人闻风丧胆。

         六人挥舞着棒球棍砸向王晓峰,三女瞬间惨无人色,就欲冲上去为王晓峰挡棍。

         却见王晓峰后发先至,忽然身形一动,形成一道残影,在屋内迅疾穿梭。

         他单凭肉身拳脚之力,就不下数千斤,若全力出手,这些人都得当场毙命,甚至连肢体都难以保全。考虑到三女在此,不想让场面太过血腥,他才刻意留了点手。

         不到三十秒,在张茂惊骇的眼神中,在三女震惊的眸光下,六人尽皆躺倒在地,哀嚎翻滚,痛苦不迭。

         “给我去死!”

         张茂不愧是一方大哥,立马反应过来,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,猛地朝王晓峰捅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“晓峰小心!”

         三女失声惊叫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回过身,没有出手,甚至连手指都没动弹,就那么眼神漠然地看着张茂,却见张茂手中的匕首,到了王晓峰身体几厘米外,就再也捅不进去半分,好像在他身上穿着一件透明的防弹衣。

         随后抬手一扇,就像拍蚊子一样随性,张茂整个人凌空翻滚几圈,把电视机砸得粉碎,痛苦地趴在地上颤抖,发不出半点声响,他直接被打出脑震荡了。

         三女已经小嘴大张,目瞪口呆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几个别装死,起来把他抬到后山小树林!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早有计划,出手只是让他们失去伤害三女的能力,此刻他们勉强走动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       六人艰难起身后,慌忙抬起已经昏迷的张茂,簇拥着匆匆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“妈,你们三个在家里等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王晓峰吩咐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晓峰…;…;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上前拉住他的手,唐诗雨和萧书雪也投来担忧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安慰道:“放心吧,我没事的,我去把事情处理干净,免得他再来影响我们的生活。”

         说完,他信步跟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许是担心丢人,六人刻意走无人的小路,王晓峰跟在后边,一众七人来到后山小树林。

         这块地儿偏僻,向来是附近黑道势力解决纠纷之所,地上稀松可见刀具棍棒。只要在这里,不管你有没有背景,派出所的人都睁只眼闭只眼,懒得去管,已经形成一种潜规矩。

         放下张茂,六人紧张地注视着王晓峰,眼中流露出惊惧之色。

         这样的猛人,他们出道以来还是首次碰到,一人单挑他们七号人,轻轻松松,连筋骨都没松,太可怕了!

         “跪下!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怒喝,六人身形一颤,没有半点犹豫,噗通下跪。

         “哥,你有什么话就问,只要我们知道的,一定都告诉你!”一个看起比较机灵的青年忙道,出来混,就是要能屈能伸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他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“好,你们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见王晓峰出乎意料的好说话,几人大喜,争先恐后把自己知道的信息都交代了,就差没说张茂穿什么颜色的底裤了。

         五分钟后,王晓峰点点头,露出满意之色。

         “表现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那大哥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         几人全都眼神期盼地注视着王晓峰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玩味一笑,道:“我说要放过你们了吗?”

         机灵青年慌道:“你留我们在这里也没用啊,我们已经把知道的都交代完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们不明白,有些女人,是连进行眼神亵渎都不行的。一旦跨过那条线,后果就必须要去承担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摇摇头,无顾六人恐慌的神色,眨眼连出六脚,分别踹在他们的裆部上,六人双手捂着淌血的裤裆,发出的惨嚎连林子里的鸟兽都给惊跑了,只有同是男人才能体会这种痛苦。

         正当他们以为王晓峰发泄完要离开的时候,却见他上前几步,抬脚猛地一跺,在六人震骇的目光中,把张茂的脑袋给直直踩进地面数十公分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这才收手,转身一边走出树林,一边淡淡说道:“两天之内,让张茂背后那人来给我赔礼,否则张茂的下场,就是他的下场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         六人颤抖着吞咽火燥的喉咙,这虽然是泥土地,但单凭一脚,就把人的脑袋给踩的深陷,这人的力道是有多么恐怖?

         再看张茂,脑袋变形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         做完这些,王晓峰身上干干净净,仿佛只是出去晃悠了一圈,神色从容。

         三千年的修仙生活,若连这点心态都没有,早就被尔虐我诈的修仙界给吞噬一空了。

         在他迈入家门的瞬间,三女齐齐大松口气,紧绷的神经在这刹那舒展开来,脸上疲惫尽露,却遮不住那发自内心的欣喜神色。

         “晓峰,你和他们怎么交涉的?”唐诗雨率先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给他们赔了点医药费,说和了,他们不会再来骚扰我们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思索了一下,还是没把事实告诉她们,毕竟杀人这种事,在她们眼中,太过震撼了。甚至还有可能引起她们的担忧,导致寝食不安,那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。

         “说和了?”

         唐诗雨眸中闪过狐疑,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,毕竟王晓峰刚才展现出来的力量太强大了,对方心存忌惮之下,放下面子协商解决也在常理之中。

         事情得以完美解决,三女兴高采烈,决定出去好好采购一番,中午吃顿大餐庆贺。

         十一二点的时候,酒菜上齐,这个家的男主人王天为也刚巧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一看家里这么热闹,王天为沉重的心情也有所好转,众人聚在餐桌上,唐诗雨开始给每人倒酒。

         作为枕边人,没有人比唐韵更了解王天为,酒过三巡的时候,唐韵忍不住开口:“天为,工地上可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 这顿饭,王天为酒喝的最多,别人才喝完一杯,他就已经两杯入肚,不过他酒量好,也没看出来醉意。

         但酒精这东西,最容易催发人的情绪,王天为本不想把工地上那些破事在小辈面前多说,此刻却不禁叹道:“你也知道,这个工程从我们接手开始,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,昨天总算是完工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韵疑惑道:“这是好事啊,你正好可以休息些天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哪有这么简单,这个工程分为前、中、尾三期款项,前期的款倒是到手了,可中期的款项,对方一直拖着。大家伙虽有怨言,但也不愿意这么放弃,就这么一直干,干到今天,总算把工程完成了。然后昨天我去公司找他们结算,却被保安给轰了出来,连人老板的面都没见着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天为的脸上满是苦涩,又饮下一杯酒,摇头道:“这些都是大家伙的汗水钱,近一年的时间每天吃着泡菜干饭,辛辛苦苦熬到今天,本想两期款项一起结算,每人分到笔钱,回去给孩子添些衣物,没想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手下那些工人,那都是从乡下进城来谋生的啊。说白了,他们就靠着那点钱过日子。”他摇着头,语气透出深深的自责,声音沙哑,“我对不起他们啊!”

         听完,唐韵生气道:“就等着你这笔钱,我们就能交首付了,这人太过分了!”

         “妈,什么首付?”王晓峰问道,看来爸妈有事瞒着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