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17章 唐诗雨的公司聚会
        “我十二岁初入外劲,独战外劲巅峰武者三人,将其尽数斩杀!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三十岁初入内劲,五名内劲巅峰武者向我挑战,皆败我手!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八十岁初入真武,于一次协助境外反恐行动中,一人独闯敌军老巢,摧毁敌方三个军事据点,手刃敌方真武将军,令敌军闻风丧胆!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三岁入道,十二岁外劲,三十岁内劲,八十岁真武,至今修道一百零三年,修为达真武宗师小成之境,历经大小战役三百六十二场,未尝败绩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,如何敌我?”

         老者的掌劲,如长江大浪绵延不绝,又疾猛滔天,王晓峰单薄的身躯被淹没其中,一眼望去,宛若身处巨浪中心,脆弱而渺小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依仗?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语气中透出失望,一只手揽着萧书雪的腰肢,依旧没有回头,只是往后伸出一只手掌,压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 轰的一声,尘雾缥缈,这悠悠缓缓的一掌,却仿若包含天地之力,老者甚至没来得及感到惊骇,就已经被拍成肉饼。

         张家供奉,一代真武宗师,一掌,灭之!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随手挥出一道火球,将其尸体焚烧干净。以他这一手,就是官方来调查,也绝对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。

         …;…;

         张家石供奉失踪了!

         这几天,龙腾市上流社会,因为这件事搞得动荡不安。

         可几天下来,张家几乎动用了所有人力和关系,甚至连龙腾周遭的各个关卡和机场的录像都调取了,都得不到丝毫线索。

         若说人死了,那怎么连尸体都没见着?

         一代真武宗师,就这么凭空蒸发了?

         元华医院,张家在龙腾市的私人医院,外科某病床上,躺着个二十岁左右的白净少年,正是蛋爆了的张少文。

         他不停大声吵闹:“这都几天了,怎么还没把那小子抓来,我要见我爸!”

         病床边坐着个气质高贵的中年妇人,她面色忧伤,安慰道:“少文,你别激动,医生交代你要静心养伤。这几天家里忙,等过了这阵子,伤害你的那个人,上天入地,你爸也会把他抓过来,为你出气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听了这话,张少文更激动了,他叫吼道:“静心养伤?老子的蛋都没了,还养个屁的伤!我要出院,我要亲自去把那小子给宰了!”

         中年妇人面色微变,忙劝说道:“石供奉失踪了,家里乱成一锅粥,这时候你再添乱,就是你爸,也不会轻饶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石供奉失踪?”

         似乎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,张少文喃喃片刻,便沉默下来,没再折腾,只是看其拉起被子闷住脑袋,便知道还在为不能尽快手刃王晓峰而的气愤。

         对于这些,以王晓峰现在的交际圈,自是不会知道,但这几天,他身边同样有个人失踪了,那就是沈志敏。

         自从那晚过后,沈志敏就到学校上过学,至今已经有三天了,王晓峰一开始打他电话没人接,后来直接就是已关机,如果不是他出了意外,那么王晓峰就是被拉黑名单了。

         随后王晓峰特意问了一下班主任,说是沈志敏家里有事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赶到他家里,发现只有他父母在,沈志敏本人并不在家。和他父母聊了一下,才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       原来,那晚沈志敏把王蓉急匆匆送去医院后,得知医生也无能为力,心中痛苦的他,带着王蓉回到家里,告诉他父母,他要娶王蓉,要照顾她一生。

         事先,沈志敏父母也不知道王蓉的这个女人的存在,这突然家里多出个四肢全无的女人,自己唯一的儿子还要和她结婚,当父母的为了孩子的未来,自然是不愿意。

         不出意外,沈志敏和他父母大闹一场,最后赌气带着王蓉离家出走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临走前,沈志敏的父母抹着眼泪,请求他一定要劝劝沈志敏,离开那个女人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没有应承,安慰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对于如今的情况,王晓峰也并不过多担心,现在的王蓉和往前相比,只是少了四肢,完全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         沈志敏和她在一起,日子也许过的艰难,但绝不会走上前世的绝路,因为他只需要负责王蓉的饮食起居,并不需要过多的开销,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要照顾王蓉。

         “抽空再找个时间,去看看他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轻叹一声,看来自己确实是被沈志敏拉黑名单了。

         不过,王晓峰也知道,沈志敏生他的气,是情理之中,换谁自己的女朋友被人给卸下四肢,也都会感到气愤,沈志敏不拿着刀和他拼命,已经是够意思了。

         这天,他从沈志敏家出来,正想打个车回家,却见一辆黑色豪车驶到跟前停下,车上走下一个西装革履的壮汉。

         “请问是王晓峰,王先生吗?”这人向王晓峰稍行了个礼,客气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是我。”王晓峰淡淡应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王先生您好,我们老板让我来接您,想请您到府上一叙,这是我们老板的名片。”说着,壮汉递过一张名片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没有去接,只是眼角一扫,丢下一句话,便转身迈步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“要见我,让他自己上门来见。”

         壮汉眼中闪过怒意,但还是恭敬称是,随后驾车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“方家?看来他们还是察觉到什么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嘴角挂起一道莫名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 没错,刚才的名片上,印着的就是:方氏集团董事长方景辉。

         回到家,发现唐诗雨也在,令王晓峰感到奇怪的是,这几天不知怎的,唐诗雨往这家里跑的比以往还勤,几乎每天一下班就到家里来,直到吃过晚饭,又看了会电视才会回去。

         其实,若他好好思考一下,就会发现唐诗雨的这种行为,是从萧书雪来到家里后开始的,也就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         这是怕人家萧书雪近水楼台先得月啊!

         吃过晚饭,今天的唐诗雨并没有留在家里看电视,而是将王晓峰叫到一边,问他能不能陪她出去参加一个聚会,王晓峰发现她的表情有点怪异,便答应了。

         萧书雪还想跟着,却被唐诗雨笑着摸摸她的脑袋,委婉回绝:“书雪妹妹,今晚是我们公司的内部聚会,上边限定了名额,一人只能带一名家属,你在家里陪我舅妈,我们会早点回来的,好吗?”

    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话到说到这份上,萧书雪也不好坚持,只得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从家里出来,唐诗雨的电话就响了,她秀眉微微一蹙,接起电话。

         “小唐,你出门没?我派车去接你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谢谢,不用了,我这里还有个伴,我们打车过去就行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伴?男伴女伴?”

         “黄经理,你过问太多了吧?”唐诗雨的口气略显不悦。

         “哈哈,我就是关心你嘛,那你们打车过来吧,就在世纪皇庭六楼太子厅。”

         挂断电话,唐诗雨一脸气愤,当初黑狼会的人闯进家里来,让他帮忙他直接推辞,如今倒好,还问东问西,真不把自己当外人!

         旁边的王晓峰一脸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 世纪皇庭是家五星酒店,在龙腾市名气不小,据说老板挺有来头。

         两人打车来到酒店门口,下车后,唐诗雨叮嘱道:“晓峰,进去后你别多说话,我们走下过场就回家。”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道:“既然不想来,干嘛还要来?”

         “没办法,今天这聚会,不单我们部门经理在,还有我们公司的老总也在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唐诗雨说着,已经拉着王晓峰的手进入酒店,径直来到六楼太子厅。

         包间很大,坐在几个大男人,还有几个穿扮性感的美女,显得有些空旷,几个服务员在那里帮忙倒酒。

         一见来人,一个四十左右稍显发福的男人就站了起来,正想上去相迎,却发现从唐诗雨后脚,跟进个少年,顿时心中不喜。

         但他闯荡商场多年,也不会连这点心性都没有,面上带着热情的笑容,呵呵笑道:“小唐来了,大家都等你好久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他将唐诗雨请到沙发上坐着,安排的位置很巧妙,左手边是个美女,右手边的位置,他理所当然地坐下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小朋友,你来姐姐这里坐。”一个红唇艳抹的美女适时招呼。

         王晓峰没理会她,直接走到发福男人跟前,淡淡道:“麻烦让个位置。”

         几乎不用问名字,都可以猜到这人就是那个什么一直打唐诗雨主意的黄经理,因此王晓峰的语气没有丝毫客气。

         黄经理名叫黄海。

         黄海眉头稍皱,这时唐诗雨开口道:“黄经理,我们两个一起来的,他对这里也不熟,坐我旁边好些。”

         当事人都发话了,黄海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点点头让开位置,到旁边的那个沙发上坐下,但谁都看得出来,他不高兴了。

         包房里还有另外三个男人和四个女人,据唐诗雨介绍,坐在中间挺着个啤酒肚的男人,是他们公司的老总,名叫黄兴运,和黄海好像是一个地方出来闯荡的。在另外那个沙发上的两男,分别是财务部和人力资源部的经理。

         至于余下的四女,也都是公司的人,在分属部门任主管职位,不是主管的,也是身负要职。期间,唐诗雨还小声提到,这几个女的,跟公司高层关系都不太干净。

         眼下这些个人,可以说汇聚了公司的所有骨干人员。

         听她介绍完,王晓峰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见两人一直这么亲密,黄海心中更加不悦。

         这时黄兴运看了过来,笑着说道:“小唐,你的这位朋友,给大家介绍一下吧。”